民族學系到底在做什麼?是跳民俗舞蹈嗎?

  • 活耀星系核/峯木

啊啊啊我好像知道民族系在做什麼(不,你根本不知道!)圖/pixabay

「我就讀民族學系。」這句開場白一出來,肯定許多人頭上會冒出問號。作為台灣最冷門的科系之一,由於人們對這門學科的陌生,常導致一些令人噴飯的錯誤想像,因此令身為在校生的我有了動筆寫下這篇文章的念頭。下面會從幾個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切入,來談談民族學系是門什麼樣的科系。

民族學 V.S. 人類學

稍微有點概念的人會知道民族學跟人類學有相似的地方,但通常不瞭解兩者的差別。人類學是 19 世紀西方世界在文化能量提升到一個程度後,向外發展與異文化碰撞孕育而生的學科,其所使用的概念、方法、研究議題與終極關懷,都有特定的文化背景與脈絡。

鮑亞士是現代人類學的先驅之一。圖/wikipedia

在 19 世紀初期歐陸的學術脈絡中,將生物性的研究領域歸類於人類學,將文化性的領域歸納為民族學;但在 19 世紀末,美國人類學家鮑亞士(Franz Boas, 1858-1942)將人類學與民族學整合成出「全觀式人類學」(holistic anthropology),而歐陸的民族學接近於鮑亞士系統下的「文化人類學」。

學史的部分提到這裡,可能很多人還是不理解羅斯福路的人類學系和指南路上的民族學系有什麼差別,其實兩者在歷史上有截然不同的背景。台大是日據時期建立的帝國大學,裡面的人類學系即帶有強烈的殖民色彩,為殖民者研究被殖民者生活習慣的時代產物;而政大的民族學系則是國民政府時期為統治邊境民族所設立的系所(政大民族系在中國時名為邊政系),因此兩者在研究對象、性質上皆有所差異,也是台灣獨特的歷史背景造成的結果。

民族學科學在哪裡?談研究方法

民族學是一門比較研究科學,探討對象是文化一致性較高與社會階層化較少的社會。它採用質化分析的研究方法,相對於社會學的量化分析,民族學認為人的行為不能簡單分割成數據,必須要由研究者深入當地參與觀察、深描,進而驗證假設,建立理論。

圖/pexels

人類的群體行為極其複雜,每個行為背後都有文化脈絡,身處其中的當地居民會因為這些行為太過理所當然而忽略這些文化脈絡,因此需要民族學者透過獨特的眼光分析,並嘗試理解背後的意義。更重要的是在田野調查的過程中獲得土著觀點,去解釋文化的相異性與相似性,以增進我們對文化體系運作的了解,擴展人類多樣性的知識。

雖然民族學並不像純科學,期待建立一套四海皆準的通則(民族學的宗旨之一正是確保文化多樣性),但反殖民主義、反種族歧視、反對對弱小民族的侵略或壓迫等中心思想仍是民族學的根基。如同民族學入門經典《天真的人類學家》中所提到的,「一個族群如果失去認同,最令人類學家扼腕的是世界失去了某一種特殊世界觀。世界觀是一個民族數千年互動與思考的產物。因此一個民族的消失也代表人類可能性的萎縮。」如果能將民族學多元包容的觀念應用到生活周遭,相信世界會更美好。

民族學可以當飯吃嗎?談當代民族學

即便人類學和民族學在學科草創之初都是西方帝國掠奪資源的工具,但在時代更迭、理論漸趨完備之下也有了自己的生命,我認為民族學學者的研究都背負著時代責任。

例如鮑亞士(Franz Boas, 1858-1942)有當時種族主義盛行的因子要處理,提出了文化相對論的觀點因應;格林兄弟(Brüder Grimm)擔起在拿破崙時代重振日耳曼信心的責任;史都華(Julian Haynes Steward, 1902-1972)在美國崛起干預各國內政的時代下,嘗試用文化生態論反擊。這些例子都顯示出民族學是一個與時俱進的學科。

多元的台灣社會文化包含各種族群。圖/wikimedia

而在 21 世紀,全球化已成為不可阻攔的世界性發展潮流時,民族學者及人類學者所提倡的多元文化觀、文化相對論,以及反對族群中心主義,都可以培養出具有包容心、能欣賞異文化、相互尊重的新世代公民。

就台灣本土來說,我們有原住民、新住民等多元民族的議題要面對,過去的民族學可能是一個民族控制另一個民族的工具,但現在的民族學是一個民族與另一個民族溝通的橋梁。我們或撰寫族語維基百科、或編撰雜誌、或在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服務,許多溝通管道可以透過民族學跨領域的特性被建立起來,這也正是這門學科可貴的地方。

民族學系上課教什麼?談上課現場

講完了美好的理想,我們來談談現實。

如果問我在課堂上感受到最無力的是什麼,那就是不夠系統化、感受不到專業的教學。當然不是系上所有課都這樣,但民族學作為一個強調「全貌觀」的學門,需要從宗教、地理、歷史、經濟、政治等很多方面去理解一個民族,因此學的東西也相當繁雜,甚至有一點雜亂零散的感覺。再加上系上許多老師也並非「純種」的民族學者,可能大學專業是歷史,在研究所才踏入民族學領域等等。

民族學作為一個強調「全貌觀」的學門,學習內容相當龐雜。圖/pxhere

當然這並不是不好(事實上民族學界的先賢們許多都是這樣的狀況),可以說我們受到所謂的「全人教育」之後,未來在進行田野調查時,才有能力問出那個切入核心的問題,也讓我們有基礎知識去理解社群;但是我想很多能力都是在實際操作時才會出現的,在課堂上有時候真的會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麼系呢。

所以我個人認為,如果是還不確定自己興趣在哪裡的人,念民族學系是相對好的選擇,因為常常有跨領域的內容,在上必修課的時候也能慢慢摸索自己的喜好,系上也很鼓勵雙主修。

希望讀者在閱讀這篇文章後,對民族學系有更進一步的瞭解。

參考資料:

  • 科塔克(2014)。文化人類學(十五版)。台北市:巨流。
  • 黃樹民(2011)。〈人類學與民族學百年學術發展〉。中華民國發展史:學術發展(王汎森主編)
  • 趙竹成(2014)。〈民族學與邊政研究的現代性〉。《蒙藏季刊 》23(2), 38-57

The post 民族學系到底在做什麼?是跳民俗舞蹈嗎?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