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唸農學院植病系,現在是小編──「不務正業」徵文

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五月的專題徵文,就讓我們來看看「職涯」能有哪些變化!

  • 文/阿鴻

圖/pxhere

台灣的大專農學院並不多,因此,可能許多人對農學院的出路蠻好奇的。到底農學院是不是喜歡生物、熱愛自然學科同學們的出路之一呢?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還是先講一句老話「路是人走出來的」。

小編這條路,固然不是師長們心目中的典型好出路。不過,在某方面來說,對於熱愛本科但個性叛逆的我而言,是個意外合拍的選擇。

學生時期的我,除了顧好平時課業也關心許多農業議題,想知道在學校所學的知識,應用在產業又是什麼情形。因此追蹤幾個專注在農業議題的媒體,後來因緣際會去應徵相關工作,擔任某農業主題粉專的小編。

小編的日常工作包括:蒐集輿情、整理學科及政策資料、規劃懶人包內容、寫文案、製作圖卡、製作資訊圖表、規劃並執行臉書活動、臉書發文、Line發文,偶爾也要剪影片。

最常面臨的考驗是,如何將「很生硬、距離一般人很遙遠」的資料轉換成長官及民眾都買單的白話文。

這個困難點在於,太多人對農業議題有誤解!其中有許多商業行為、媒體渲染以及政治操作等複雜因素。例如:很多人不知道,任意餵食野鴿有傳播禽流感、寄生蟲以及破壞生態平衡的疑慮,但仍有不少父母及幼教老師會帶小朋友到公園餵鴿子。

再舉例,民眾常誤以為政府放寬農藥殘留標準,罔顧食安,事實上政府是「訂定」標準而非「放寬」標準,原先沒有規範,反而是相對沒有安全保障的。讓新藥合法進場,舊的高毒性農藥才有退場的空間。還有,許多人認為「有機」就是營養的保障、「不打生長激素的雞」才是可以吃的雞……但事實上這都是錯誤觀念。

有時候網友的反應或長官的考量令人很無奈,但這就是現實。

這麼厚的同溫層實在很難打破,難免會有需要退一步妥協的地方。後來我認為,重點是不要放棄持續溝通,不要放棄這個橋樑,總是多多少少能避免一些錯誤的資訊傳播,對產業是一件好事。

另一方面,小編的工作時間,常因為有突發事件需要臨時加班。這部分坦白說有超乎我過去對小編的理解,也讓家人和身邊朋友紛紛驚呼「你只是小編,要管這麼多事情喔!?」「是啊…..哈哈哈….」就是這樣,所以其實小編是個相當需要熱忱的工作呢!

在這個資訊快速、網絡發達的時代,小編在各個領域都是很需要的。

若能接受快速的工作步調,只要有心投入,絕對有可以發揮的空間!也可以透過小編工作結識不少人脈喔!

很多人都自嘲,一日生科終生科科。在我們農學院畢業來說,也是類似的窘境。這年頭因為產業結構的關係,從農可說是相當不容易。但是,也別妄自菲薄,越來越多人關注到農業。時代在變,開始有不同於過去典型的工作機會,甚至跨領域合作的可能性。多試試幾個,總是會越來越知道自己要的,找到自己能發揮的工作。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我唸農學院植病系,現在是小編──「不務正業」徵文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我念機械系,但我是一位咖啡師──「不務正業」徵文

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五月的專題徵文,就讓我們來看看「職涯」能有哪些變化!

  • 文/江振愷

我唸機械系,但我是一位咖啡師。活了26個年頭,我一直都沒有什麼專長,更從沒想過我能有一份技術能養活自己,直到了第27個年頭,我找到了我未來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輩子都想做的事情。

每天都在思考這會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自從大學機械系畢業後,當完兵後的目標,就是盡快找到一間科技公司,去擔任一位人人稱羨「科技新貴」。穿著鼻挺的襯衫,肩上背著公事包,手上拿著要價不斐的星巴克咖啡,帥氣地走在路上。直到進去了公司,確實是穿著襯衫,不過是前一天加班太晚回去倒頭就睡皺掉的襯衫、肩上的公事包裡面裝的是被 highlight 後的檢討報告、手上拿著是對岸同事開錯模的開模品準備要跟客戶道歉。每天都在思考,這會是我想要的生活嗎?

有一天,在我離職後的某個日子,從美國留學回來的同學問了我

:「你要不要去台東一起經營咖啡店」

:「蛤,咖啡店?我們哪會煮咖啡,更何況我根本不喝咖啡啊,這麼苦」

:「不會啦,咖啡很簡單,而且咖啡成本很低,又可以比較自由的做事」

不知道當時的自己腦袋被什麼東西打到,就腦袋又想像著咖啡師是穿著帥氣的工作圍裙,手上拿著手沖壺非常優雅地沖著咖啡的畫面,店內充滿著帥哥美女時尚的樣子。就這樣,行李收拾好,毅然決然的就跟著同學一起下了台東,準備籌劃開咖啡店的日子,這個時候的我是人生最叛逆的時期。

很明顯的,在大學求學四年中所學的知識,在咖啡店上面可說是完全沒有應用的空間。不過身為理工科系的實事求是的精神倒是幫助了非常大。對於沖煮咖啡時要找出變因以及不變因讓咖啡出杯能穩定、套入了實驗表格,記錄了每次沖煮咖啡的數據,讓我在短時間內能找到咖啡的好球帶。

從那一刻開始,每天叫醒我的真的叫做夢想

咖啡。圖/pexels

在開店初期,面臨到客人的各種挑戰,有客人不想喝這麼苦的咖啡、有客人認為酸的咖啡是壞掉的咖啡、甚至有客人想要無咖啡因的咖啡。

「天哪,就一杯咖啡而已,問題這麼多幹嘛」我心想。

但也就是因為問題這麼多,我才發覺,煮一杯好咖啡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原來苦的咖啡,可能是過萃」

「原來咖啡的酸,來自於咖啡豆本身的味道,關鍵在於烘焙度,以及沖煮的水溫」

「原來真的有經過特殊處理的無咖啡因咖啡豆」

於是我開始將每個客人的問題都當作我自己的問題,當客人提問時,我能不能立刻並清楚地給客人一個讓他滿意的答案。後來,客人問題越來越多,從咖啡開始衍伸到甜點、裝潢、磁磚、空間設計等等不勝枚舉。甚至有些客人問的問題會給你新的想法,店內有些飲品就是因為客人一時的疑問,而開發出來的,從那一刻開始,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鬧鐘,是真的就叫做夢想。

台東火車站。圖/wikipedia

從台北到台東,火車最快四個小時,飛機一個小時。很多朋友去過日本去過韓國,但是卻沒來過台東。對於台東印象是山豬會不會在街上跑這種讓人無奈的想法。

聽到要去台東開咖啡店都是說「這麼早就要去養老了嗎?」「便利商店就可以買咖啡了幹嘛去你那邊買」「你玩累了就會回來了」這些話語,是一直存在的。

家人認為我是在逃避現實,朋友認為是不是無法接受台北的壓力所以逃離城市。

能有個機會逃離,為什麼說不?

現在的我可以給一個答案是:「當初的我確實是」,我相信如果當初我沒有下來,我始終還是那位找不到人生方向的「科技新貴」。對於我來說,能有一個機會逃離台北,逃離討厭的自己,為什麼不這樣做呢,反正我還年輕。

直到真的開店後,我感受到什麼叫做人與人之間最單純的回饋,因為咖啡店,看見了客人因為一杯咖啡而發自內心真誠的微笑。

在離去以前說聲:「你們的咖啡真的很好喝」。這是在以前職業無法接收到的感動。

開一間店很容易,但是經營一間店很困難。從睜開眼開始,就必須擔心今天生意,要研發新菜單、如何落實管理。

在咖啡店的最重要的兩個因素「咖啡跟人」。即使現在市場競爭激烈,只要能做好這兩點,必定會吸引到相同理念的客群。既然決定開店,抱持著破釜沈舟的精神,煮好每杯咖啡,堅持新鮮的食材、去真心對待每位客人,建立起一個善的循環,進而創造出與消費者互相回饋的消費模式。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我念機械系,但我是一位咖啡師──「不務正業」徵文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海洋吸塵器啟動!咦?怎麼一下就結束了?

  • 顏寧│海洋說書人,每週介紹一本海洋相關的設計類繪本或書籍。因航行而開始喜歡海洋,目標是成為一位海洋博物學家。

史上最強募資計畫!全世界海洋滿滿的塑膠垃圾,就靠這支吸塵器來救了!身負眾望的清理行動,卻出師未捷,暫時得拖回修理。

什麼,一點也不意外?請聽我從頭說起吧。

2018年9月4日,威爾森風光的下水典禮。圖:The scientist

16 歲時在希臘的一次潛水,親眼看見海裡的塑膠袋比魚多的畫面後,荷蘭青年柏揚.史拉特( Boyan Slat )發下宏願,打算用海洋吸塵器把全世界海洋清乾淨。此番豪語吸引了上千萬美元的捐款,他 18 歲就成立了自己的組織「海洋清理行動( The Ocean Cleanup ,後簡稱 TOC )」。雖然短短幾年,小鮮肉突然變成滿臉鬍渣的(即將步入)中年男子,他信心滿滿,宣稱只要有 60 個這樣的系統,就能在2025年減少海上一半的垃圾

去年九月,眾所注目、小名威爾森的系統 001 ( System001 )(也就是俗稱的海洋吸塵器)浩浩蕩蕩從舊金山出發,當時我還認真追了兩個小時的直播。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從「嗯天氣不理想我們還在試」、「出現塑膠!但它漂走了我們還在研究為什麼」、「系統調整中」、「系統調整中但速度不理想」、「嗯……威爾森要先回港口修理」,到今年一月初慘烈的「哎呀它斷了」。雖然史拉特面對接踵而至的打臉酸文表示:「說我失敗的都是胡扯!這本來就是實驗,邊做邊學也是很正常 der 」。這個史上最強募資的環境行動,到底告訴了我們什麼。

在討論海洋吸塵器到底可不可行之前,讓我這個物理苦手,翻譯加拿大海洋物理學家克拉克.理查( Clark Richards )博士從流體力學的角度來看海洋吸塵器為何失敗的文章。

一句話總結本文:大海強而有力,而且喜歡把東西扯爛(>///<),吸塵器爛掉也只是剛好而己

簡單說,海洋是個很難工作的地方。說真的,有專門讓工程師把設備丟到海裡看有多少能生還的研討會,他們這樣形容:如果你能把設備拿回來,代表那是成功的計畫;如果它還能紀錄到任何數據,那就是錦上添花了。

TOC 提出的是一個自由漂浮的系統 001 ,團隊宣稱在洋流、風和海浪的作用下,系統 001 會比塑膠漂得更快,然後把塑膠垃圾集中到 U 字形的圍欄中間,就可以輕易的蒐集垃圾。

系統001的任務與長相示意。(點圖放大)圖/System 001 Mission Plan

理想情況是:風、海浪和洋流全都是往同一個方向走。

影片中所呈現的,系統 001 作為垃圾收集系統的前提是:通過風,波浪和洋流的共同作用, U 形圍欄會比漂浮的塑膠垃圾更快地掠過水面,因而能夠收集、集中垃圾,最後清除。  TOC 的想法是:雖然圍欄和塑膠垃圾都會隨著洋流而漂移,因為圍欄像帆一樣從水中凸出,所以它能藉由風力,移動得比表面水層更快。

以下我用我覺得比較親民的方式,來跟大家介紹一下克拉克.理查博士概略的描述波浪跟風的運作,與環流和太平洋垃圾帶。

1.海浪的移動方式比你想像得還複雜

海浪移動的期間,水粒子以小圈圈(通常稱為波浪軌跡)的方式移動,可看下面動畫了解圓形軌跡的移動。簡單來說,海浪前進時同時受到前進的動力與軌道力的作用。另外,波浪在傳播時,它的方向也會有一些漂移,為了紀念 1847 年用數學方法來描述這個漂移的斯托克斯先生( Gabriel Stokes ),我們就把這稱為「斯托克斯漂移( Stokes Drift )」。斯托克斯指出,漂移量是非線性的,取決於波幅與波長。舉例來說,對波長 10 米、週期 10 秒(類似於典型的海浪)的 0.5 米振幅波,表面的漂移速度約為 10 公分/秒。

覺得頭很脹的同學別緊張,以上只是要說明,任何在水裡、被水粒子包覆的東西要移動,都需考慮到力、推進波、波浪動能的不同組成(讓我們緬懷親愛的牛頓與逝去的物理課……)。而比起巨大的、長達600米的漂浮圍欄,一塊小小的、漂浮的塑膠垃圾,會更容易受到斯托克斯漂移的影響。而單單這點就足以打臉這套被動收集系統了,史拉特你怎說?

2. 風向跟水流不會往同一個方向

因為科氏力的關係,風吹過水面產生的水流是與風向是有角度的。/圖/wiki commons

1905 年,瑞典海洋學家艾克曼( Vagn Walfrid Ekman )發現,當風吹過海水表面,因空氣和水之間摩擦力產生的水流,並不會跟著風往同一個方向移動。原因是由於地球自轉,地表物體的運動會受到與運動方向切線的加速度,讓原本直線的運動沿著彎曲的路徑走,也就是科氏力( Coriolis force )。

總之,在理想的大海(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這樣的地方……)上,表面吹著穩定的風,表面的水流實際上跟風向是呈 45 度角。至於是往左還往右 45 度,則取決於你在北半球還南半球。更酷的是,表層的水流也會對其下方的水層產生摩擦力,以致下方的水層也會有個角度的移動,層層往下以此類推。風所造成的流動,會隨著深度而作用力漸小,因此產生了一個梯度向下的螺旋,稱為艾克曼螺旋( Ekman spiral )。

螺旋穿透的實際深度取決於一個叫做 Az 的神秘海洋參數,它描述了水層之間垂直混合的動能,有點像是它們之間的摩擦力。不過,很明顯的是,靠近表層漂浮的塑膠碎片跟 3 米深的浮動圍欄,它們承受的風力和水流是不一樣的,因此,它們也不會朝著同一方向移動的。嗯……這個結論,會讓系統 001 很難收集塑膠垃圾啊。

3. 環流是平均值,實際的方向亂七八糟

什麼是環流?如果把時間軸拉長、洋流是平均的狀態下,的確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龐大的、旋轉的巨大海流。不過,在任何一個瞬間,實際的大海受到不同空間和時間尺度、亂七八糟流(簡稱為「亂流(或擾流)」)的作用,沒那麼容易掌握啊。簡單說,風、波浪和流場在空間和時間上都是高度變動的,而且從不會在同一個時間乖乖的停在同一個地方。同一時間、地點的洋流和波浪,也不盡然是該地點的風所造成的。大海裡經由各種不同過程產生的漩渦,會在力量消散前傳播到海洋盆地的各個角落。

這是海流。圖/https://earth.nullschool.net/。

這是波浪。圖/https://earth.nullschool.net/。

這是風。圖/https://earth.nullschool.net/。

在這樣的情況下,系統001想要在茫茫大海中找到太平洋大垃圾帶,即便有垃圾帶大致分佈的位置,但系統001如何能及時回應瞬息萬變的各種風、波浪和海流?

 與其花錢製造海洋吸塵器,不如解決垃圾

2004年,首篇提出「微塑膠( microplastic )」一詞,持續投入微塑膠研究十餘年,被海廢界尊稱為微塑膠教父(誤)的理查.湯普森( Richard Thompson ),人們問他怎麼看這個史無前例的清理計畫?他說:

如果我有那~麼大的一筆錢,我希望 95 %用於防止垃圾進入海洋,只把其中 5 %用於清理。

發起全球淨灘行動( 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 )的非營利組織海洋保護協會( Ocean Conservancy )不看好這個行動。首席科學家喬治.里歐納( George Leonard )表示:

我們海洋保護協會對這個計畫抱持高度懷疑,但我們希望它能成功。不過,如果你不阻止塑膠流向海洋,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澳洲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 CSIRO (類似台灣工研院)學者丹妮絲.哈德蒂( Denise Hardesty )強調,海洋吸塵器絕不是萬靈丹。她認為,我們可以更有智慧的投入資源,聚焦於源頭,趁垃圾到達海岸前就攔截、清除。她說,就像浴室淹大水,你會很慶幸有拖把和抹布,反正最後我們還是要把它擦乾淨;但是,如果水還繼續再漏,我們要先想辦法把水龍頭關起來。

為什麼不把水龍頭關掉?圖: Credit: 高月紘|ハイムーン工房のホームページより/https://highmoonkobo.net/?p=2731。

錢該怎麼花才是最有效?

澳洲政府每年花超過 100 萬澳幣在清垃圾,研究團隊評估到底錢怎麼花,最能夠有效減少垃圾。他們發現,投資在廢棄物管理(包含回收、防止亂丟垃圾和非法棄置的政策和教育),比預算單純用在清掃上,更能夠有效減少海岸上的垃圾。這個故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看 paper 本人,中文版容我之後再細細說明了。

編按:關於海洋吸塵器的來龍去脈,請詳見延伸閱讀〈出師未捷的海洋吸塵器(The Ocean Cleanup),從頭說起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海洋吸塵器啟動!咦?怎麼一下就結束了?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端午驅五毒必備,讓千年蛇精也中招的「雄黃」到底是什麼?

  • 文/青悠
    大學與研究所時候園藝與奇幻雙修,畢業後轉了個彎成為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成員,在妖怪中打滾的同時偶爾充當真人植物圖鑑。《唯妖論:臺灣神怪本事》和《尋妖誌》的共同作者。

端午節。圖/flickr

端午節終於到了,對很多人來說應該又喜又憂吧?俗話有云:「未食五日節粽,破裘毋甘放」。端午過後,天氣穩定許多了,總算不用再為了隔天天氣大變,不知道該穿什麼出門而手忙腳亂。

可是,溫暖的天氣也讓許多「小生物」活躍了起來,蚊蟲變多了,蛇類也可能頻繁出沒,讓人又驚又怕。古時候於是便有「端午驅五毒」的習俗。在端午這天,要整理環境,掛上菖蒲、艾草及榕樹葉,希望能驅避居住環境附近的蠍子、毒蛇、蜈蚣、壁虎和蟾蜍,避免危害。

其中,還有一項現在的人們比較少看到的習俗活動──飲雄黃酒,也是為了驅五毒而進行的。

雄黃酒最佳功效廣告:千年蛇精現原形

雖然作者本人並沒有喝過雄黃酒,但關於雄黃酒的習俗,也是從小聽到大。據說在端午節這天,喝雄黃酒可以保佑無病無痛、百毒不侵,而不能喝酒的兒童,則可以用酒液在額頭上寫個「王」字,同樣可以達到防護的功效。此外,還有「白蛇傳」的故事,也是每年都要聽上一輪。

白蛇傳的故事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很熟悉了:白素貞與許仙在飄著濛濛細雨的西湖相遇,因白素貞開口借傘,兩人因此相識,進而相戀結為夫妻,一起過了一段幸福快樂的日子。

白蛇傳。圖/wikipedia

直到有天,許仙到寺廟參拜,遇上僧人法海。法海看出許仙身上有妖氣纏繞,斷言他必受妖怪糾纏,妻子很可能是蛇妖。而許仙被這麼一說居然也慌了,聽了法海的慫恿,在五月初五端午節那天,備了雄黃酒和妻子白素貞共飲。白素貞喝了酒,頭昏腦脹,回房間休息,一會兒許仙偷偷朝門縫一看,赫然看見一條白鱗大蟒蛇,就盤在他與白素貞的床上!許仙太過驚恐,活生生被白素貞的蛇精原形嚇死了,酒醒的白素貞,為了救夫君,毅然上崑崙山盜取能起死回生的仙草⋯⋯

這段「飲雄黃酒現原形」的情節,可說是整段故事的重要轉折。原來雄黃酒這麼厲害啊!聽到這裡,總不免停下驚嘆一會。畢竟擁有千年修行、能上崑崙山盜仙草、又跟高僧鬥得難分高下的蛇精,竟然因為小小一杯雄黃酒就不支倒地、現出原形。雄黃酒的奇效,真是不言而喻,白蛇傳的故事儼然也成為雄黃酒效果的最佳廣告了。

雄黃:古代冒險者的野外出行必備道具

不過,雄黃能驅蛇的說法,可不是白蛇傳首開先例。

早在東晉時候,《抱朴子》內篇〈登涉〉即記載如下:「昔圓丘多大蛇,又生好藥,黃帝將登焉,廣成子教之佩雄黃,而衆蛇皆去。今帶武都雄黃,色如雞冠者五兩以上,以入山林草木,則不畏蛇。」這是說只要在深入山林時身上帶著雄黃,不僅不用害怕蛇的侵擾,各種蛇類還會自行迴避,簡直就像是裝備了抗蛇防護罩一樣。要是不幸還是被蛇咬了,也不用擔心,《抱朴子》接下來又說,只要拿出雄黃,磨成粉末,就會變成現成的特效藥,塗抹在患部,蛇咬之傷很快就會痊癒。

雄黃也是好用的除蟲劑。在端午的習俗中,也有人會將雄黃粉末或雄黃酒撒在家中或房屋四周,據信這樣害蟲就不會靠近,也能防止疾病。而古時候的醫書中,可以看到幾則奇特的病例,大意都是病患服用雄黃之後,從腹中吐出一條小蛇來──以今日的眼光來看,應該是雄黃將寄生蟲驅趕出來了吧。

除了除蟲、防蛇、解蛇毒,雄黃還被認為是能祛離邪祟的避邪之物,《荊楚歲時記》便提到,正月時配戴雄黃作成的藥丸可以趨避鬼邪。既可以趕有形的蛇,又可以趕無形的鬼,雄黃儼然驅邪避煞還能治病的萬能物品,只要有雄黃,萬事不用煩惱,也難怪到了明代,在《本草綱目》的記載中,雄黃已經變成能「殺精物惡鬼邪氣百蟲毒」的護身神物了。

雄黃。圖/wikipedia

雄黃是什麼,又從哪裡來?

看了這麼多雄黃的效果,相信大家差不多開始好奇了吧──這麼好用的雄黃,到底是什麼東西,又是從哪裡來的呢?

既然雄黃是中藥的一種,第一時間不免會猜想那是否是某種植物。不過,它既不是樹上結的果子,也不是土裡長出來的葉子──雄黃這東西,其實是一種礦物。

雄黃的外觀看起來是橘黃色到紅色的晶體,可能呈塊狀或粒狀,但結晶漂亮的時候,看起來也像寶石一樣。雄黃莫氏硬度只有 1.5 到 2,比石膏稍軟一點,多在溫泉沉澱物或火山昇華物中發現,而究其成分,雄黃其實是一種硫砷礦物結晶,主要成分為四硫化四砷(As4S4)。

看到「砷」,想必大家都眉頭一皺──看來雄黃其實有毒!

喝了不能祛病,反而使毒上身。圖/Pexels

沒錯。由於雄黃具有毒性,大多時候,其實都只是當作外用藥使用,對於治療某些皮膚病有功效。但即使如此,大量或長期使用,仍有造成急性或慢性砷中毒的危險,使用上不可不慎;而古時,雖的確有內用驅蟲的處方,不過現今有更安全有效的方案,自然也不會使用了。

至於雄黃防蛇的說法,則沒有什麼根據的傳言,更別提驅鬼避邪,現代都市人如我們,應該沒有理由興沖沖地準備雄黃。何況未受中醫訓練的一般人,實在不建議自行使用雄黃,一來抓不準安全劑量,二來不清楚處理方式的宜忌,很可能造成危險──舉例來說,雄黃忌高温加熱,因為雄黃加熱一定溫度氧化之後,有可能反應成「三氧化二砷(As2O3)」。這三氧化二砷何許物也?正是大名鼎鼎殺人滅口必備良藥的砒霜呀。

雖說如此,倒也不必太過驚慌,拒雄黃於千里之外。雖然雄黃的確具有毒性,但只要劑量恰當,仍然還是安全的藥物,而即使是現在,一些藥品的成分中仍含有雄黃,要是碰上了,只要謹遵中醫師醫囑,都不至於有危險。

不過端午節的雄黃酒嘛⋯⋯還是不建議飲用囉。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端午驅五毒必備,讓千年蛇精也中招的「雄黃」到底是什麼?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除了物種起源,達爾文還有哪些著作?——《不情願的達爾文》上

那些沒沒無聞的大師著作

雖然《物種起源》是演化生物學的先河,但主修的學生們就算沒讀過、也可以在美國許多大學拿到博士學位,也許在英國的某些學校也是這樣。演化生物學本身是一門歷史科學,從現象與資料來了解從過去到現在的演化歷程,研究歷史文獻的時間多於做實驗的時間,因此學界這樣忽略一本開創性的書籍似乎太短視也太奇怪了。演化生物學仍然相信達爾文的觀點與分類法──最明顯的便是採納「自然汰擇」這個想法與詞彙──但是學校裡的課程通常不會要求學生念達爾文的書,這真是太糟了,因為達爾文的書十分有趣,甚至讓人驚喜,也深具啟發性。

不過,並不是每一本達爾文的書都這樣。在他身為博物學家(一位「業餘」博物學家,他從未擔任過任何相關的正職工作,更別說有任何學術職位了)與自由作家(他喜歡賺取寫作收入,但其實無此需求)的工作生涯中,達爾文也寫過讓人想打瞌睡的書,似乎每當他愈賣力、花愈多時間寫作,就愈會寫出一本冗長又無聊的書,塞滿他悉心蒐集來的事實、精心構想出的問題,以及難以了解的結論,全都是因為他始終不需要靠寫作維生、有時間慢慢磨才導致的結果。

圖/pixabay

一八六八年出版的《馴養動植物的個體差異》(The Variation of Animals and Plants under Domestication)不是什麼好看的書。筆者也不推薦一八七七年出版的《同種植物不同型態的花朵》(The Different Forms of Flowers on Plants of the Same Species)。一些比較薄的(但也沒多薄),像是《食蟲植物》(Insectivorous Plants)、《蘭花接受昆蟲授粉的各種設計》(The Various Contrivances by Which Orchids Are Fertilised by Insects)裡頭列舉出經典的範例,透過對奇怪生物的細膩觀察,讓龐大的生物學主題具體化,正是達爾文最引人入勝的寫作方式之一。但這些並不是非讀不可,也稱不上生動好讀。

不過他晚年的最後著作《蠕蟲的行為對植物模式形成之觀察》(The Formation of Vegetable Mould, through the Action of Worms, with Observations on Their Habits)讓人眼睛一亮,因為那本小書用語樸實而且內容奇特。他那些藤壺的作品主要是給科學家當參考資料用的,所以不能說是好是壞。而說到那本《考察日誌》,它現在的書名為《小獵犬號航行記》(The Voyage of the Beagle),是他所有書中最受歡迎的一本,內容是以一個年輕人凡事好奇、沒有成見的口吻所寫成的生動記敘文,但是並沒有展現出他後來成熟、有見識科學家的長處。他的自傳是寫給家人的私人回憶錄,生前從未出版。

圖/wikipedia

當壓力變轉機

《人類的世系》(The Descent of Man)這本書其實是兩本書稿合而為一,因為書的全名是《論人類的世系與性擇》(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這兩部分並非接得天衣無縫,從第七章以後情節急轉,立刻從人類世系跳到性擇。沒錯,達爾文最大膽的想法包括人類是動物的後代,但這並不是他著力最深的主題。《人類的世系》出版於一八七一年,目的是為《物種起源》補遺,但是這本書並不具備同樣犀利的焦點、銳不可擋的氣勢與強大的威力。由於這本書的主題驚世駭俗,所以當時賣得相當好。不過到了今日,《人類的世系》就不像《物種起源》那樣受到重視。

當達爾文寫作或面臨重大事故時,匆忙與焦慮似乎反而能幫上忙。華萊士威脅到他的優先發表權,這讓他受到驚嚇,結果讓他加緊寫作的腳步,無意中推了他一把。倉促之中寫成的「摘要」是一本好讀、廣受歡迎而且具有說服力的書,這樣的效果是他預計那本自然汰擇的巨著所達不到的。達爾文沒有完成那本大書,在他生前也沒有出版,有一部分是因為他失去對百科全書式架構的興趣,另一部分則是因為《物種起源》的出版讓這本書變得如雞肋一樣、食之無味了。不過他搶救了前兩章,改寫進家畜變異的書稿當中,剩下一共八章半的手稿則要等到一九七三年,學者斯托佛(R. C. Stauffer)以《查爾斯.達爾文的自然汰擇》(Charles Darwin’s Natural Selection)為題、編輯出版才重見天日。儘管斯托佛的版本深具參考價值,但是整本書卻只是將《物種起源》襯托得更好。顯然有華萊士的介入,對於達爾文是多麼幸運,對於讀者也是。

 

 

 

本文摘自《不情願的達爾文》,2019 年 3 月,時報出版

2019 泛科夏令營

今年暑假還沒想好要做什麼嗎? 打破各個科目界線,藝術串科學、數學串理財、程式邏輯搭上動力機械,不再只有單一的學習,讓喜歡的科目更專精,拉起興趣缺缺的科目。

科學不只是課本上的學習,當變成生活中的習慣,一切都不用再背誦學習,而是主動出擊。

詳細課程資訊這裡走: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除了物種起源,達爾文還有哪些著作?——《不情願的達爾文》上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豐胸才是真空吸引器的正確使用方式?(大誤)

你可能聽過、或是在謎片裡看過有關:「揉胸部可以讓乳房變大!」的都市傳說。筆者本著破除迷思的研究心態搜索(認真),只可惜沒能找到足以佐證的文獻或研究報告(真的好可惜啊啊啊啊(抱頭哭喊)!)。但在Google世界的漫遊過程中,卻意外地發現「真空豐胸器」不僅是真的,而且還有明確的人體試驗佐證

各位,就讓我們本著科學人追求真理的信仰,好好的欣賞閱讀這篇研究吧!(請注意,本篇將有女性乳房之裸露影像,衛道人士或未滿18歲讀者請自行繞道。)

乳房增大,用哪招?

圖/東京電視台「愚直に何でも1万回やってみました」影片截圖。

豐胸翹臀的外型讓許多人趨之若鶩。但除了透過外科手術隆乳,就沒有不流血就能讓胸部變大的方法嗎?@_@

來自奧地利維也納醫科大學的團隊,在2007年的《整形與重建外科期刊(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刊出了一篇由50志願女性試用「真空豐胸器」的臨床實驗結果 [1]。這個研究計畫邀請了受試者配戴BRAVA ®(Brava LLC, Miami, Fla.)裝置[註1],藉由儀器引起「真空」(減少20 mm/Hg)。受試者須每天配戴11個小時、持續3個月到1年不等,並在實驗前後接受量測及問卷評估等,以了解是否能透過「非侵入性手術」的方式,有效地增大女性的乳房體積。

 

※注意,以下將出現女性乳房之裸露影像,若覺不適者可以看到這裡就好了~

配戴示意圖。From: 參考文獻1

最終有30名女性完成了全程實驗(從開始到結束後的一年間,過程中完全配合團隊訪視,且期間內體重沒有明顯變化)。研究成果顯示,女性乳房平均增加155 mL(95~300 mL之間),左、右乳體積增加量相近。且有75%女性對於BRAVA ®帶來的乳房增大成效表示滿意 [註2]。

30名全程參與的女性,實驗前後的簡要數值如下(詳情請參閱參考文獻1):*:上圍:指經過乳頭之胸圍長度。在日規裡,上圍增加約3公分,罩杯大約會提升一級(詳細算法請自行詳查網路)

有趣的是,實驗結果和是否有生育經驗及乳房起始大小無關;僅和配戴真空裝置時間長短與BMI有關係。換言之,可嘗試的女性限制並不算太嚴苛。

使用前後示意圖。:From: 參考文獻1

「真空豐胸器」在人體試驗裡取得了正面的實驗證據,提供了一項經由「非侵入性手術」亦可增大乳房體積的選擇,這對於那些想透過增加罩杯來提升自我正向情緒但對侵入式隆乳手術感到卻步的女性讀者們來說,是個具有參考價值的替代性選擇。另一方面,這個實驗證據在學術領域裡也增添了不少有趣的研究成果。

想知道原理,那就只吸一邊就好了啊

那要如何證明「真空豐胸器」的原理呢?很簡單,找一群女生和男生,只在單邊的胸部使用看看會發生什麼事。當然不能用人來做實驗啊(嘖),一群義大利的科學家,利用雄性小鼠的背部進行實驗。

動物實驗示意圖。C:對照側 (control)、EVE:實驗側 (external volume expansion)。from: 參考文獻2

如上圖,以同一隻老鼠進行觀察,若兩側同時產生變化,即可假設是荷爾蒙引起的全身性變化。實驗後發現,與對照側相比,實驗側在「真空豐胸器」的影響下,相對於對照側的外觀確實明顯增大,組織液充滿皮下組織和真皮層

實驗後,對照側與實驗側的對比。可發現除外觀的差異,實驗側的皮膚層和肌肉層間有較多的組織液。From: 參考文獻2

而在生化分析裡發現,實驗側的組織有更多的發炎細胞(CD45+)和促進脂肪組織生成的蛋白質(PPAR-γ),顯示「真空豐胸器」的機械力下、強行擴張體積,造成了局部的發炎以及脂肪組織生成。而不斷地重複這項物理性刺激,更多的脂肪細胞因此生成,也因此造就了雄性小鼠背部單側組織增生,也間接地證實了為什麼單純使用BRAVA ®「真空豐胸器」,就能讓乳房增大了。

機制示意圖。物理性刺激下引起的發炎、脂肪生成相關的蛋白質使更多的脂肪幹細胞成熟,多次循環後,進而大幅地增加脂肪組織的體積。From: 參考文獻2、中文注釋:本文作者

非救命的醫療,值得嗎?醫療的「目的」是什麼?

追求心目中的體態美,自古以來就是人的本性。翻閱歷史文本,這類非手術的「豐胸器」最早可追溯到1889年 [3] [註3],當時這個似乎以金屬製成構造的手動真空器,販售的套件除了類似真空幫浦的裝置外,還搭配了乳霜和食物(咦,內搭食物是擔心使用時覺得太無聊嗎?)。可見自古以來,以調整自己的外觀來增加自信的這類手法或是醫療目的,並非罕見。

1903年書籍裡的插畫,顯示了當時的「真空豐胸器」設計和使用示意圖。下圖可以發現,醫美廣告的手法,古今皆然。From: 參考文獻3

在這裡讓我們先叉出去來談談,較大的胸型對於社會形象確實有幫助嗎?美國中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心理學系,曾有篇研究發現:「Biggest isn’t Always Best」。他們利用影像技術,將女演員演講時的胸部大小進行調整(A, B, C和D罩杯),並邀請觀看者進行評分。結果發現,女性觀眾並不會因為講者的胸部大小,而影響她們對講者專業能力、社會形象的判斷;而男性觀眾,對於中型罩杯影像的講者,對其社會形象、專業能力的評價稍高 [4]。因此,在醫學美容盛行的現在,若是想達到「自信與外在評價兼備」一昧地盲目追求大罩杯似乎不見得是正確的。

不知道大家對於這種「非治療性」的醫療是否認同。過去少不經事時,常認為這類美容醫療非迫切的疾病治療,在醫療行為上沒有其必要性;但年紀漸長、接觸更多醫學領域的研究或醫療現場後,逐漸了解醫學的目的並非單一器官、臟器的點狀治療,而是擴及身心靈全面的健康提升。試想當病人的心臟恢復跳動、腎臟開始排尿時固然可喜;但倘若美容醫療,能讓使用者能擁有一個自己更愛的身體,從此欣喜渡日、陽光人生,進而更愛自己,何嘗不是現代醫療最具體的貢獻?

本文感謝衛生福利部台東醫院檢驗科張昱維(Yu-Wei Chang)協助

  • 註1:由Brava官網敘述,美國FDA已認可該項產品在「無手術移植自體脂肪下,增大乳房」的使用目的。台灣是否也可相同使用,仍須視主管機關的管理而認定。
  • 註2:不滿意的因素多半是「配戴時間過長」、「乳房增大的效果仍不夠(據研究團隊推測,可能是器材密封、膜損狀態導致成效有落差,或是受試者的BMI過低造成)」
  • 註3:1889年的台灣,仍是清朝統治時代,其統治權到1895年才移轉給日本。

參考文獻

  1. Schlenz I, Kaider A. (2007) The Brava external tissue expander: is breast enlargement without surgery a reality?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20. 1680-1691. DOI: 10.1097/01.prs.0000267637.43207.19
  2. Lujan-Hernandez J, Lancerotto L, Nabzdyk C, Hassan KZ, Giatsidis G, Khouri RK Jr, Chin MS, Bassetto F, Lalikos JF, Orgill DP. (2016) Induction of Adipogenesis by External Volume Expansion.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37. 122-131. DOI: 10.1097/PRS.0000000000001859
  3. Denkler K. (2008) Vacuum breast expansion: a look back at the history of this technique.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122. 989-990 DOI: 10.1097/PRS.0b013e3181812041.
  4. Stacey Tantleff‐Dunn (2006) Biggest Isn’t Always Best: The Effect of Breast Size on Perceptions of Women. Journal pf Alied Social Psychology. https://doi.org/10.1111/j.1559-1816.2002.tb01862.x

2019 泛科夏令營早鳥優惠開跑

帶給大家無限的歡樂和知識,大朋友、小朋友參加過都想再來的暑期活動「泛科夏令營」又來啦!

今年泛科學院同樣為您的孩子設計了符合 STEAM 精神的多元學習課程,快把握最優惠的早鳥折扣,現在就報名: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豐胸才是真空吸引器的正確使用方式?(大誤)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見證 SpaceX 太空霸業的啟端:簡談要讓全世界都能上網的「星鏈計畫」

  • 文/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太空中心
    整合測試組組長陳維鈞博士、電機組副研究員陳秀莉博士
    2019.05.25 上午2:30於美國佛羅里達州

5 月 23 日晚間 10 點 30 分,SpaceX 公司在卡納維爾角空軍基地第 40 號發射台,成功發射了攜載 60 枚星鏈計畫 (Starlink) 衛星的獵鷹九號火箭,發射 1 小時 2 分 47 秒後 60 枚衛星順利與第二節火箭分離。

SpaceX 獵鷹九號火箭發射實況

攜載60枚星鏈(Starlink)衛星的獵鷹九號火箭發射實況。 (陳維鈞拍攝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

讓所有地方都能上網!野心勃勃的「星鏈計畫」

星鏈計畫是 SpaceX 公司要以一大群通訊衛星星系,在地球上方的太空軌道上,建置低成本高性能的網際網路通訊系統,最終目的是讓地球上的每個居民都能在任何地方上網,尤其是現在地球上仍有一半將近 40 億人無法上網,這個網路通訊系統特別具有意義。

SpaceX 公司計畫以 11,900 枚衛星達成任務目標,這個數量是 62 年以來升空繞行地球太空軌道衛星總數的大約 2 倍,是仍在正常運轉衛星總數約 8 倍。2019 年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已通過 SpaceX 公司申請的衛星頻段與數量如下表:

表一、星鏈 (Starlink) 衛星數量、軌道與頻段。(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SpaceX 公司預計 2019 年起 6 年內可達成一半衛星數量的部署,9 年內達成全部部署,花費成本估計 100 億美元,預估可在 2025 年營收 300 億美元。

於軌道運行展開太陽能板的星鏈(Starlink)衛星。
(圖片來源:SpaceX Twitter)

這次上空的六十枚衛星,用上了哪些新技術?

這次發射的 60 枚衛星,每枚重量僅有 227 公斤,只有地球同步軌道通訊衛星重量的 20 分之一,主要目的有:

一、新衛星技術的驗證,包括:使用霍爾效應推進器與燃料『氪』、雙向高通量傳輸的天線、新展開型態太陽能板、高精準度星象儀、自動防撞、碎片追蹤、除役後回歸地球時在大氣層燒毀,

二、驗證新型態無線網際網路資料傳輸,

三、衛星與元件的失效率統計,作為日後衛星系統與元件設計的改進,進而尋找更低的製作成本。即使有著較低製作成本,SpaceX公司仍在這一次 beta 版 60 枚衛星的飛試一共動用了6,000人研製與測試衛星,顯示人力仍是研製衛星的重要資產。

在實現各項新技術驗證方面,可藉由發射實況舉例來說明,根據下圖,SpaceX 公司在推特上發布火箭整流艙內 60 枚衛星堆疊的照片,顯示兩排各 30 枚衛星從下到上堆疊形成四方柱體,並由四個側邊的中心點由上到下固定於下方火箭酬載轉接環上,每枚衛星有三個固定點。

60 枚 Starlink 衛星在獵鷹九號火箭整流罩艙內推疊的型態。
(圖片來自SpaceX Twitter)

再由 SpaceX公司在 Youtube 上發布的獵鷹九號發射影片觀察 60 枚衛星釋放方式,參考下圖,不同於傳統分離裝置採逐一彈射方式與火箭分離,而是採群體自由釋放,而且又要兼顧發射時固定衛星的強度,其分離機構相當耐人尋味,猜測應該是使用電能釋放形狀記憶合金裝置 (SHAPE MEMORY ALLOY, SMA, ACTUATOR)為基礎的設計。

60枚Starlink衛星與獵鷹九號第二節火箭分離狀況的影片連續圖,影片可以看出衛星左下右下角與上側中央的固定分離環。(圖片來自SpaceX Youtube影片截圖)

衛星新型態無線網際網路資料傳輸在衛星之間是採用雷射鏈結,與地面鏈結則採用 Ku 和 Ka 波段相控陣列模組及數位處理技術。SpaceX公司所採用衛星間光學雷射鏈結,其頻率高於 10,000 千兆赫 (10T Hz) 適用在太空中長距離高速通訊。

如此網際網路通訊優勢有:

一、高頻寬,比目前手機通訊高 1000 倍,

二、低訊號傳遞延遲率,比數位衛星電視快 25 倍,

三、覆蓋率幾乎普及全球、甚至涵蓋高山與海洋地區,一枚 550 公里高度的衛星約有直徑 870 公里的覆蓋範圍,乘以部署衛星總數後總覆蓋面積為地球表面積的 14 倍以上。

衛星性能若如預期,SpaceX 的太空霸業由此開始

目前與 SpaceX 公司一樣在發展低軌道高頻寬太空網際網路通訊系統的競爭對手有:OneWeb、三星、Telesat 與 Amazon,每家均已宣布星系計畫規模與營運模式。低軌道寬頻衛星網路通訊系統的發展趨勢使得市場取消部分對地球同步軌道通訊衛星的投資,足以顯示其重要性。

今年五月 SpaceX 公司繼 2018 年 2 月 22 日發射兩枚實驗型衛星後,率先發射高數量群集衛星升空;加上回收第一節火箭與酬載整流罩的技術,使其擁有其他公司發射載具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的低成本發射優勢。如果這次 60 枚衛星展示了預期的性能,SpaceX 公司就具有領先的地位並佔有發展優勢,想利用低軌道高頻寬太空網際網路通訊系統的營運獲利,來發展登陸火星計畫的可行性就變得相當高,那麼現在就是 SpaceX 公司太空霸業的開始了。

曠時攝影顯現獵鷹九號發射升空形成突破天際的射線。 (陳維鈞拍攝於美國佛羅里達州卡納維爾角)

資料來源

 

  • 文章內使用 SpaceX 的相片經 SpaceX 同意使用。

2019 泛科夏令營早鳥優惠開跑

帶給大家無限的歡樂和知識,大朋友、小朋友參加過都想再來的暑期活動「泛科夏令營」又來啦!

今年泛科學院同樣為您的孩子設計了符合 STEAM 精神的多元學習課程,快把握最優惠的早鳥折扣,現在就報名: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見證 SpaceX 太空霸業的啟端:簡談要讓全世界都能上網的「星鏈計畫」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如何從真實歷史取材,進而影像化?以《疑霧公堂》為例──2019 泛知識節

臺灣近年來出現不少優質戲劇。長年經營單元劇的公共電視臺,從 2017 年開始新創電影的計劃,希望能鼓勵更多影視人才。《疑霧公堂》即為公視在 2018 年推出的電影,「2019 泛知識節」特別邀請了電影製作人陳思宇,為我們解析影像背後的各種努力。

「2019 泛知識節」特別邀請了電影製作人陳思宇,為我們解析《疑霧公堂》背後的各種努力。

古裝製作大不易,美術道具要考據

《疑霧公堂》是一部古裝懸疑劇,時代背景設定在清朝末期的臺灣,描寫當時大家族──霧峰林家的林文明,於公堂上被斬殺的事件。

創作團隊選擇歷史背景的題材,鎖定真實案件作為發想,因為一個案件的產生,勢必是對既有秩序的扭曲、破壞,或使其產生變化,也因此必然含有戲劇化的要素。

然而,在提交劇本時,《疑霧公堂》碰上了問題。電視臺很少接受古裝劇的提案,這是因為古裝劇、時代劇拍攝十分困難。除了在前製階段,劇組就必須花費大量工夫考究歷史之外,目前在臺灣,拍攝古裝劇也缺乏足夠資源。以前還有中影文化城,現在則根本沒有這些古裝的佈景設施可以讓劇組取景,換言之,每次拍攝都必須重新開發資源,讓拍攝的成本居高不下。

以《阿罩霧風雲》這部電影為例,因為不確定往後是否有機會拍攝同類型的作品,再加上預算的考量,拍攝期間,團隊直接請了一位從臺灣到中國發展的師傅,以較低的預算製作美術陳設和道具。拍攝完電影後,所有的道具都交給了中國大陸。中國大陸有大量的古裝戲需求,因此在資源上是十分豐沛的;反觀臺灣缺乏這種資源,所以,公視雖然通過了提案審核,但初期也很擔憂是否能夠執行整個計畫。

已被淡忘的塵封過往,如何好好訴說?

通過提案後,前製期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完成劇本。這部劇在談霧峰林家的案件。對熟悉臺灣歷史的學者而言,這個事件經常被提及,但對大多數的臺灣觀眾來說,卻十分陌生。

林文明在彰化被就地正法,引起當時社會震驚。想像一下,假如有一位將軍或總司令,走到市政府突然被關起來,並且被殺死,會是一件多麼震撼的事情。林文明身為清末臺灣中部最有權勢、最龐大家族的族長,突然遭到殺害,在那個年代非常引人矚目。當時,霧峰林家上訴纏訟了二十幾年,如果到故宮的清宮檔案去查閱,會找到一整排的文件跟這個案子有關。但這件事只流傳於學界,出了學界後,現代社會卻一概不知。學術圈跟一般社會有很大的落差。

想像一下,當年最有勢力的家族大家長居然走到市政府突然被關起來殺死,是一件多麼震撼的事情。圖/By Fcuk1203 -own work, CC BY-SA 3.0, wikimedia commons

正因如此,對於影視產業來說,最困難的莫過於將一堆歷史資料轉換為戲劇劇本。過去的臺灣,很少有編劇能夠真正進入社會事件尋找題材。《疑霧公堂》團隊的研究員提供了很多資料給編劇,但對編劇來說,讀完後往往只覺得十分疲累,除了必須把握住角色情感、情節佈局和戲劇邏輯之外,還要消化大量的背景知識,過程相當辛苦。

想忠於史實?先接受口語表達的挑戰吧!

進入拍攝階段,現場也會碰上許多狀況。《疑霧公堂》是歷史劇,必須還原當時的社會面貌。在那個年代,臺灣社會使用日語、臺語,國民政府遷來後又使用國語,語言組成相當多元。

如果戲劇的用語很複雜,現場拍戲就難以控制。比方說,演員可能會聽不懂對白,不曉得其他演員在講什麼。有些演員甚至會放棄記誦別人的臺詞,只記自己的臺詞,對戲時就容易出現奇怪的狀況。

臺詞內容方面,儘管某些導演和演員崇尚自由詮釋,但電影不像連續劇那樣,有充足的時間能建立歷史背景,因此往往只能依靠對白去交待前因後果。

舉例來說,林文明一開始不願去彰化縣公堂,但在劇中沒時間解釋歷史脈絡,只能用對白說明,他是清代官員,擁有指派代表的權利,因此他都讓家人代替他上公堂報告。像這類型臺詞本身就帶有特殊訊息,幾乎沒有發揮的空間,拍攝現場就必須和導演及演員溝通好。

而在初期挑選演員時,不懂講臺語的演員會直接被拒絕。這也反映出年輕一代演員在口語方面的侷限,沒辦法演出歷史戲。幸好,《疑霧公堂》選用的演出者,臺詞都背得很好,這點真是十分感謝。

以上談到的狀況都是改編歷史事件時可能遇上的問題。解決的方法不只一種,因為每個狀況都很獨特,而影視作品是在預算與時間壓力下折衷產生的成果。一個健全的影視產業,需要維持每個工作人員的生活,因此抓緊有限的預算跟時間,讓計畫順利開拍,對於製作人來說十分重要。

2019 泛科夏令營早鳥優惠開跑

帶給大家無限的歡樂和知識,大朋友、小朋友參加過都想再來的暑期活動「泛科夏令營」又來啦!

今年泛科學院同樣為您的孩子設計了符合 STEAM 精神的多元學習課程,快把握最優惠的早鳥折扣,現在就報名: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如何從真實歷史取材,進而影像化?以《疑霧公堂》為例──2019 泛知識節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手抖、運動遲緩卻不是帕金森氏症!瀨川氏症簡介與病友專訪

因緣際會之下,我認識了一位瀨川氏症(Segawa syndrome,SS)的病友,也第一次聽到這種病的病名。加上這位朋友很樂意跟大家分享這種疾病,願意接受我的訪談,所以決定寫一篇關於瀨川氏症的介紹文,讓讀者們認識這種罕見疾病。

小孩出現類似帕金森氏症的症狀?瀨川氏症的症狀

瀨川氏症最早是由日本醫師瀨川昌也(Segawa Masaya)所發現的,為了表彰他的貢獻,便以他的名字作為這種病的名稱。瀨川氏症又名多巴胺反應性肌張力不全症(Dopamine-responsive dystonia, DRD),從名字可以了解到,這種病的病因和多巴胺有關。

瀨川氏症的病因主要和多巴胺有關。

瀨川氏症多半在 5 到 8 歲開始發病,通常症狀會出現在孩子四肢的其中一肢(通常是腳),再慢慢擴散,大約在 18 歲左右會影響到四肢。在發病的開始,孩子會感到手腳無力,會導致馬蹄足內翻或墊腳尖走路(tiptoe walking)。在 18 歲之後,病程會逐漸趨緩,但若未經過治療,這種病會造成動作上與心智上的退化,以及出現發育不全的情況。

這種病的主要症狀,除了肌肉張力不全(muscle tone)之外,最常出現的就是帕金森氏症的許多症狀了,例如運動遲緩(bradykinesia)、顫抖(tremors)、僵直(stiffness)、行動僵化(rigidity)、難以維持平衡、姿勢保持反射障礙(postural instability,又稱軀體姿勢異常);其中有大約 25% 的人會有反射過強(hyperreflexia)的情況,尤其是在腿部。

瀨川氏症的病因、診斷與治療

就目前的研究而言,瀨川氏症是基因遺傳所造成的疾病,目前被報告出來的有體染色體顯性(Autosomal dominant)以及體染色體隱性(autosomal recessive)這兩種型態的病症。

在繼續說下去這之前,我們先來談談多巴胺合成的經過。多巴胺的前驅物(precursor)是左旋多巴(L-Dopa)。要產生左旋多巴,需要經由一種叫做「酪氨酸羥化酶」的酵素,將酪氨酸合成左旋多巴,在這個過程中,同時需要四氫生物蝶呤(BH4)作為合成的輔助因子。

而體染色體顯性型的瀨川氏症患者,他們身上編碼 GTP 環化水解酶 I(cyclohydrolase I)的 GCH1 基因出現了突變,這樣的突變會破壞四氫生物蝶呤的產生,進而影響整個左旋多巴的製造流程,自然也就造成體內多巴胺含量過低(hypodopaminergia)的情形;而隱性型的患者,則是合成酪氨酸的酪氨酸羥化酶 (tyrosine hydroxylase) 和墨蝶呤還原酶 (sepiapterin reductase) 發生了基因突變,因而影響了左旋多巴的合成過程。

瀨川氏症的患者,通常在早上起來的時候,症狀會最為輕微,但會隨著一整天的過去,症狀漸漸變得越來越糟,這是因為大腦中的黑質紋狀體通路(nigrostriatal pathway)中的多巴胺能神經元(dopaminergic neurons)的活性通常在早晨具有最佳的運作狀態,隨著時間的流逝,多巴胺能神經元的運作變得越來越糟,也使得患者在一天當中,逐漸喪失早上原有的行動能力。但通常,只要小睡片刻,也能幫助多巴胺能神經元重新活絡起來。

黑質紋狀體通路中的多巴胺能神經元,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退化,病症會逐漸嚴重,大約退化到 30 歲左右才會停止。

由於瀨川氏症極為罕見,大約每兩百萬人之中才會有一人罹病,而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有這種疾病。許多患者都會被誤診為腦性麻痺(cerebral palsy),因而延誤了被治療的時機。要檢驗瀨川氏症,可以透過「全基因密碼區定序」,針對 GCH1 基因進行突變分析,是最有效率的診斷方式。

而由於瀨川氏症是多巴胺前驅物的合成有缺損,因此最好的治療方式,便是補充左旋多巴,透過左旋多巴的藥物,讓多巴胺得以被合成,減緩疾病對個體的影響。也因為瀨川氏症能夠被有效控制,因而它並未被台灣的罕見疾病基金會列為罕見疾病。

  • 編按:罕見疾病基金會對於罕見疾病相關的解釋:罕見疾病指的就是盛行率低、少見的疾病;目前罕見疾病之認定,除以疾病盛行率萬分之一以下為參考基準外,並經「罕見疾病及藥物審議委員會」審議認定,其考量原則包含:「是否需要遺傳諮詢或有利於疾病防治、診斷治療困難及疾病嚴重度」、「如現行健保制度已給付之疾病,則不再考量列入罕見疾病」等認定原則。

瀨川氏症病友專訪

在詢問過這位病友的意願之後,她表示很希望有一個機會受訪,也表示希望以本名認識大家。她的名字是洛婷,剛從大學畢業在外工作。以下,就是我和她的對談整理。

貓心:這種疾病就我所知非常的罕見,妳是從什麼時候被診斷出有這種疾病的呢?

洛婷:最早是在幼稚園的時候,開始出現一些流口水、走路跌倒的狀況,老師發現了之後,有和我的爸爸媽媽說,爸媽帶我去過許多大醫院檢查,也問過神明,但都找不出結果,醫生都說我沒有問題;一直到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有一次接受物理治療師還是職能治療師的治療時,他有建議我媽媽帶我去榮總看張開屏醫生,進而診斷出這種病,一開始的時候,醫生說我的情況是類似帕金森氏症,到第二次去醫院,醫生才說我是瀨川氏症。

貓心:從我讀到的資料來看,睡眠對瀨川氏症是有幫助的,不知道妳的實際情況如何呢?

洛婷:其實只要睡覺就會有幫助。我在早上起來有五分鐘是不會抖的,再來就要吃藥,吃藥之後一個小時內會很想睡覺,然後就會慢慢的有力氣。我的體力大概可以維持三到四個小時,開心一點的話就會到五個小時,因為開心就會分泌多巴胺阿(笑)。

貓心:這個問題可能比較難一點,你在社會上有碰到甚麼經驗是讓你很挫折的嗎?你一般都怎麼維繫你的人際互動的呢?

洛婷:在大學剛畢業的時候,我會給自己壓力,希望趕快找到工作,幫家裡分擔一些家計。在我投遞履歷之後,很多公司都有通知我去面試,但是只要知道我是身障者,就會說不好意思喔,或是有的工作場合只有樓梯沒有電梯,或是人行道都是停滿車,輪椅沒辦法過去。一開始會很失落,會想說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只要是身障者就很難找得到工作。

我快要畢業的時候,老師有幫我轉介到一些就業服務中心,他幫我找工作也是用一種很鄙視的眼神,會懷疑我真的做得到嗎。雖然很多公司都規定要有身障的職缺,但也不一定會用我們,雖然他們有開身障名額,但只是開名額而已,不會真的用身障者。

我現在的這份工作,剛好是就業服務員知道有這樣的職缺,就聯繫我去面試,一開始也是有點緊張,後來就因為我會的東西很多,例如很會寫企劃書、做海報、電繪、展板。我覺得主要是我對研究所還蠻有憧憬的,但是因為沒辦法負擔學費,所以沒有考,但是對研究所很好奇。

(洛婷目前在大學的研究倫理中心工作,負責審研究計畫案,以及幫學校做一些海報。)

其實我是個蠻悶燒的人,但其實也很樂觀,人也蠻隨和的,所以蠻好聊的。也因為我比較會要求自己,也比較認真一點,該做到的一定要做到,會給自己一些壓力,關於工作或課業的壓力,讓自己可以做得好。我只要有話題聊,就可以一直聊,所以很多人都覺得我蠻好聊的。雖然我第一次見網友都蠻安靜的,但後面就會蠻開朗的這樣。

貓心:妳都怎麼面對生活中的困難呀?有沒有什麼比較深刻的例子?

洛婷:下雨的時候要一邊開輪椅,一邊撐傘,還要一邊注意有沒有來車,有時候風又很大,腳又會濕掉,我最討厭那種車停在馬路中央又不停好,佔到路旁邊,讓我只能走馬路中間。

貓心:要走到今天這一步確實不容易,不知道是什麼推著你面對人生中的挫折的?

洛婷:要有勇氣,如果沒有勇氣就什麼都做不到。還有很多師長的陪伴、關心,就是會有很多人的陪伴跟鼓勵啦。其實我也是那時候確診有憂鬱症,也做了一年的心理諮商,我的心理師說了很多鼓勵我的話,教我怎麼面對這些事情。

貓心:你覺得身障者在社會上有哪些需求是時常被忽視的?

洛婷:我覺得很多坐輪椅的跟視障者,只要有斜坡,就會有很大的幫助,因為樓梯對我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關卡吧,因為只要我自己一個人出門,像是去吃飯啊、電影院阿,只要有樓梯就會很不方便。我覺得政府可以多關注一些這些生活環境上的改變。

貓心:有沒有什麼話是你想對讀者們說的呢?

洛婷:先接受自己很重要。不要覺得自己不夠好,因為每個人都不一樣。在難過的時候不要罵自己,不要批判自己,不要覺得我不夠好,不要覺得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

貓心:你真的有接受你自己嗎?

洛婷:老實說我沒有完全接受,但大概有百分之九十吧,遇到了事情就想辦法去解決,而不是一直哭一直停留在情緒裡面,雖然情緒是很難拔出來的沒有錯,但是要告訴自己哭完了要再起來再繼續面對,這樣才會前進才會成長。

洛婷:最後我想說,我真的很幸福也很幸運,每當我有困難或生活困苦的時候,即使我什麼都不說 什麼都自己扛,但總是在緊要關頭的時候 都會有貴人相助,不管是心理上還是實質上,謝謝在我生命中出現的每個人。很高興能夠遇見你們,也很謝謝你們, 有你們真好!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2019 泛科夏令營早鳥優惠開跑

帶給大家無限的歡樂和知識,大朋友、小朋友參加過都想再來的暑期活動「泛科夏令營」又來啦!

今年泛科學院同樣為您的孩子設計了符合 STEAM 精神的多元學習課程,快把握最優惠的早鳥折扣,現在就報名: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手抖、運動遲緩卻不是帕金森氏症!瀨川氏症簡介與病友專訪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傳說「吃鳳梨可對抗飛蚊症」,這個「研究結果」搞錯了些什麼?

最近幾日,一篇有關吃鳳梨可以減緩或消滅飛蚊症的文章在各個社群媒體瘋傳,大概看了不下五則貼文,覺得實在不對勁,就看了一下原始論文。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這實在不是一個嚴謹的研究,研究結果必須要打上一個大問號。如果這種似是而非的結論,加上媒體的渲染,可能會造成一些負面結果。至於有哪些懷疑的根據與擔心,就請看下去。

編按:相關的網路新聞如下,族繁不及備載

什麼是飛蚊症?

眼球中有很大部分充滿著無色透明的膠狀物質,稱作玻璃體(vitreous body),正常情況下的玻璃體是澄清的,可以讓光線通過,在視網膜上成象。如果今天因為一些原因,讓玻璃體中的液體不再澄清,有一些懸浮物,就會影響成象,就好像眼前出現一隻打不到的蚊子一樣。

飛蚊症的成因,主要有幾種:玻璃體混濁(有懸浮物)、周邊組織出血流入玻璃體、周邊視網膜破裂、玻璃體後脫離(posterior vitreous detachment,PVD)。

「吃鳳梨可對抗飛蚊症」文章來源

這一篇文章,標題是「Pharmacologic vitreolysis of vitreous floaters by 3-month pineapple supplement in Taiwan: a pilot study」,由輔英科技大學附設醫院眼科主治醫師洪啟庭、大仁科技大學藥學系陳福安、郭代璜、謝博銓教授、陳立材助理教授、中山醫學大學視光學系黃宣瑜教授,另外還有一位作者是政府官員:高雄市社會局長葉壽山;文章發表於 Journal of American Science。

文章內容:固定吃鳳梨,減少飛蚊症?!

文章中找了共 388 位受試者,分成兩組,一組依照分成玻璃體內懸浮物多寡,再分成兩小組,每天固定吃兩塊 100 克的鳳梨;另一組再分成三小組,分別給予每天 120、240、360 克的鳳梨。兩組每個月各追蹤一次,總共追蹤三個月。最後發現到了第三個月,所有組別的懸浮物數量都有減少,好轉人數比例 54.5% 到 74.2% 不等;玻璃體懸浮物有所減少的人數,與開始吃鳳梨前,呈現顯著減少關係。在討論中,作者也舉了一些關於鳳梨酵素(bromelain,鳳梨蛋白酶)的研究,試圖解釋實驗結果與機轉,最後作者做出以下的宣稱:

  1. 鳳梨酵素可以為人類飛蚊症、PVD 與 玻璃體纖維化帶來新的研究觀點。
  2. 持續食用鳳梨有助於飛蚊症的改善。
  3. 這篇研究是全世界第一篇提出「每日補充鳳梨,可以作為目前飛蚊症常規醫療之外的便宜另類療法」的文章。
    (原文:Our studies revealed that the pineapple supplement every day can offer a cheap alternative to current therapies for the vitreous floaters which is the first report in the world.)

感覺好像期刊論文該有的格式與格局都有了,但是細細一看,其中大有疑竇。

「吃鳳梨可對抗飛蚊症」發表的文章乍看之下格式跟描述像有這麼回事,但其中值得懷疑的點很多。Photo via Good Free Photos

此研究值得懷疑的要點

1. 沒有交代受試者背景

一開始的介紹提到了,造成飛蚊症有許多的原因,其實就連玻璃體混濁,也有許多成因。文章中沒有提到這些飛蚊症患者的病因或背景,就連男女與年紀比例都沒有提到。

2. 研究缺乏對照組

國小、國中就教過了,做實驗必須要有對照組,才可以知道應變變因和操縱變因之間的關係。簡單來說,如果飛蚊症病人在實驗期間照常生活,但不吃鳳梨三個月,他們的飛蚊症會不會也改善了?這篇文章沒辦法回答。

在醫學研究中,大家可能有聽過安慰劑(placebo),這就屬於一種對照組實驗會使用的方法。另外,如果一開始設計實驗時,就想探究鳳梨的某個特定成分(例如鳳梨酵素)會不會才是改善飛蚊症的主要因子,也可以加入測試,會讓說服力大於僅止在討論章節中進行文獻探討。

3. 統計方法的錯用

在這邊使用了變異數分析(analysis of variance, ANOVA),但以這份資料的型態,一般不會使用 ANOVA 分析。

4. 措辭誇張異常

從文章第一句「 This survey is the first one in world……」,到文章討論也可見「the first report in the world」,似乎作者興奮得想向全世界展示這份研究成果,文中也可見其他似乎不必要的溢美詞句;搭配結果讀來,似乎少了一些期刊的嚴謹性。
如果這篇真的是確確實實的世界 number 1,大可以投到頂尖期刊如《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 IF=79.258)、《刺胳針》(The Lancet, IF=53.254),或者眼科界的頂尖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Ophthalmology》(IF=3.384)啊!為何會投在一篇比較少人聽聞的期刊呢?

5. 許多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錯誤

隨便看看,就可以發現不少錯字與格式不一致。

  • 文章一開頭的作者服務單位,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被打成了「Chunmg Shan Medical Hospital」,多了一個 m。
  • 表格中的 1st 和 2rd,前者有上標,後者沒有,那到底是要不要上標?
  • 表格中的「3rd」竟然寫成「3th」,原本的 rd 還誤植到 2 那邊!這是國小高年級的英文課內容吧,這種錯誤太不應該。
  • 93 頁尾,Müller and his ci-workers also found……,應該是想寫 co-workers 吧!

文章內幾個謬誤與誇張宣稱部分的截圖與標註。圖/截自原文期刊

6. 期刊編審素質堪憂

看到那麼多的謬誤,除了作者要負一部份責任,期刊編輯也是。一篇被刊出的文章可以被找到那麼多荒謬的錯誤,編輯責無旁貸,也說明了這家期刊的編審素質堪憂。

再看看這期的文章列表頁面,發現這篇文章的標題同時是第 3 篇與第 10 篇,差別就是作者之一的葉壽山局長在第 10 篇被拿掉了;而第 2 和第 5 篇根本是完全一模一樣的文章。這家期刊的編輯還好嗎?把文章重複放在期刊中,是想要衝出版量嗎?

話說回來,這到底是哪家期刊?

The Journal of American Science 這家期刊自 2005 年創立,到今年也活到了第 15 年。

再來很功利地看看所謂的期刊影響因子(impact factor, IF),這家期刊在 Journal Citation Reports 網站中,沒有找到任何影響因子數字,可能未達收錄標準,實在是和作者那個誇張的宣稱無法匹配。

在查詢過程中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關於這個期刊的資訊並不多,但另外查到一個名字很像的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Science》,成立於 1818 年,是地球科學界的老牌頂尖期刊了,2017 年的 IF 值高達 3.893。看到這邊,是不是要懷疑一下這個《The Journal of American Science》,有沒有可能屬於之前引起廣泛討論的「掠奪型期刊」(predatory journals)?

還真的是掠奪型期刊啊!

掠奪性期刊與出版社,常披著開放取用、出版的理念與經營模式到處邀稿,藉此收入論文處理費,獲取大量的金錢利益。這些期刊大多數重量不重質,缺乏完整的同儕審閱(peer-review)與編審流程,常常是繳了錢,文章就可以被刊登、出版。

這些掠奪性期刊除了繳錢就可刊之外,名字常常取得跟頂尖期刊一樣,常讓投稿者混淆,最後只好付錢了事,根本就像上了詐騙集團的當一樣。

近年來學界越來越重視掠奪型期刊議題,也統整了一些掠奪性期刊的名冊,可以讓研究者在投稿前先行檢查,以免踩雷。這邊查找了許多人使用的兩個清單:HBI list for Predatory JournalsBeall’s List,發現這個期刊和出版商 Marsland Press 赫然版上有名。

搭啦!原來這個「全世界第一篇」的研究,可能是個詐騙呢!

媒體報導沒有說出來的問題

雖然被我們發現這篇文章可能是個詐騙,但偏偏許多媒體的標題十分吸引注意力,彷彿每天乖乖吃鳳梨就可以扭轉飛蚊症。從前面的幾個質疑,可以知道「每天食用鳳梨」與「改善飛蚊症」之間的因果關係尚不明確(連有沒有關聯都要打上問號),因此可能沒辦法期待每天吃鳳梨三個月之後,眼前打不到的蚊子會因此變少。

鳳梨雖然含有豐富的維他命 C 與纖維,但也含有比較高的糖份,如果長期、大量食用,可能讓體重悄悄上升。

另外,鳳梨的升糖指數也高(65),而飛蚊症的患者有一大部分是年長者,可能同時有糖尿病,這時候就要非常小心地控制鳳梨的食用量;如果因為看到心無標題就開始大量吃鳳梨,對於血糖控制相當不利,這是看到報導後應該要擔心的。

鳳梨的糖份相對來說比較高,長期大量食用也不太好啊。圖/photo by Claudia caloclau@Pixabay

結語:正視飛蚊症,但別輕信新聞啊

總體而言,有個新聞讓大家正視飛蚊症,或許是件好事,但看到有些不合理的措辭,就要再三小心。

就算沒有把原始文獻找來看,也應當諮詢醫師,綜合評估後,再考慮是否選擇其他輔助治療措施。

相關資料

期刊原始文獻連結(建議不要邊吃飯邊看,有可能氣到吃不下)

附上熱心網友補充的文章與報導: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2019 泛科夏令營早鳥優惠開跑

帶給大家無限的歡樂和知識,大朋友、小朋友參加過都想再來的暑期活動「泛科夏令營」又來啦!

今年泛科學院同樣為您的孩子設計了符合 STEAM 精神的多元學習課程,快把握最優惠的早鳥折扣,現在就報名:http://bit.ly/2Mcg5Uy

The post 傳說「吃鳳梨可對抗飛蚊症」,這個「研究結果」搞錯了些什麼?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